当前位置:首页 >> 正文区

赵振江获《诗刊》2016年度陈子昂翻译奖

http://www.wrsa.net 发表日期:2017-04-05 16:29:46 来源:欧美同学会
  【本网讯】2007年3月22日,在中国作家协会《诗刊》社2016年度陈子昂诗歌奖颁奖会上,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西葡语系赵振江教授因“坚持以诗译诗,生动传达出西班牙语诗人们的激情、梦想、感怀与信念,做到了形似和神思、异化和归化的平衡”被授予2016年度陈子昂诗歌奖翻译奖。海螺今日推出赵老师翻译的阿莱汉德罗·吉列尔莫·罗埃摩尔斯的诗歌选,原载于《诗刊》2016年10期。

  授奖辞:

  赵振江的诗歌翻译准确、鲜明,而又不失文学性,他能据文本作出透彻解读,又能延继原诗神韵和风格,让人在阅读中发见文化的差异和互补。他长期致力于西班牙语诗歌汉译和研究,是此一领域健在翻译家中的领军人物,通过他浩长的译介诗人名单,中国诗歌读者熟悉了一大批如达里奥、米斯特拉尔、聂鲁达等西班牙语现当代杰出诗人。他翻译的《吉列尔莫诗选》,坚持以诗译诗,生动传达出西班牙语诗人们的激情和梦想、感怀和信念,做到了形似和神似、异化和归化的平衡。有鉴于此,特授予赵振江《诗刊》2016年度陈子昂翻译奖!

  ——————————————————————————

  赵老师翻译的阿莱汉德罗·吉列尔莫·罗埃摩尔斯的诗歌选:

 

  选 定

  我选定一首诗

  犹如武士选择盔甲

  抵御恐惧和耻辱的盾牌。

  如同选择音乐和佳酿

  精心挑选服装。

  一首诗

  从平庸向无限发展

  既不向骄傲也不向蔑视屈服,

  像朝圣者珍惜自己的祭品

  满足要求和奉献。

  选定一首诗

  像恋人在光与影的循环中

  选择永不离弃的姻缘。

  我曾寻觅一条话语、沉默、

  声音、真理和美组成的项链。

  一首诗

  闪现在愤怒和本能中,

  质疑头脑和心灵,

  像预言家在茫茫荒漠中

  寻觅到了小径。

  我选定一首诗

  既不要求誓言也不要求保证

  因为它一向在现时中流动。

  它已不属于我,不属于你,属于大家,

  在不同的声音、不同的信念、不同的时间。

  一首诗

  用我的声音,用它力量的平衡,

  向着你的双唇抗拒暴雨狂风,

  能应对那赤裸裸的目光

  在爱的慌乱的饥饿中。

  我选定一首诗

  既不考虑它的渺小也不考虑它的伟大,

  它会扩展、继续、更新

  波及一辈又一辈的子孙

  我们不知他们是何许人。

  一首诗

  会在河流和水渠中前进

  沿着大地的街巷和垄沟,

  沿着空间的波段和印痕

  寻找另一个陪伴它的声音。

  我选定这首诗

  博爱与放逐相混

  在痛苦和欢乐中颤抖

  将我们点燃,像烈火遇到干柴:

  转瞬间,高潮和献身,

  我们只是你我和诗歌……

  和这些将我燃烧的灰烬。

 

  怀 疑

  你怀疑,

  他怀疑,

  他们怀疑。

  我肯定:

  所有这些怀疑

  携起手来

  将照亮天空。

 

  是与否

  我们来自遗忘又走向遗忘。

  醒来时,我们的良知

  在憧憬与纯真中未受损伤,

  敢于相信我们没白活一场。

  像一只鸟儿冲出了巢房

  全然不知何谓艰险,

  在岩石和科学中寻觅

  原则的踪迹和意义。

  在深渊和神秘之间,用一声呐喊,

  我们徒劳地询问“渺小”

  它和“无限”隐藏在一起。

  是与否,信任或诅咒:

  生活渺茫的奇迹

  在质疑与惊奇间离我们而去。

登智利雪山山谷

07年7月20友谊日

  无名读者

  我猜不出的无名读者

  我为谁让时间停止在诗中,

  当它燃烧时,那赞美的话语

  是我朝圣勇气的见证。

  我在这话语中简朴而又纯真

  爱是我的军队和象征:

  痛苦和死亡都不是困窘,

  我对自己和命运都很平静。

  请用你的爱将我拥抱,请让我

  从书中沿着你的目光上升

  让我跟随着你,就像一个儿童。

  在忧伤和沮丧的时刻,

  你会觉得有音乐在你的血液中,

  你伸出的双手,就是命令。

2007/01/11

 

  我将记住这些日子……

  我将甜蜜地记住这些日子

  即使我在这世上的酒杯苦涩。

  我流浪的节奏中的一个停顿,

  历险中一块平静的绿洲。

  宁静和阅读的一个时段

  为了敢于进入深处。

  然后聚精会神地写作

  超出了一点理智的范畴。

  傍晚坠落在河上

  回首每时每刻的真实

  安抚这幻想和它的动荡。

  我的夜晚就只有两个凭证:

  朋友的偶然造访

  列车欢快的笛声。

 

  五十岁……

  五十岁,你看见了,谁会说呢。

  这就是我的历史,短命或永恒:

  沐浴着逆风和光荣,

  将我的过失和快乐统领。

  或许它们大多是好的,

  我只将少数的藏在心中。

  争斗和兴奋的三角旗

  飘扬在高贵桅杆的上空。

  这条船是我的生命

  它在以最大的诚信和难度航行

  斟满船舱中的爱情:

  沐浴着暴风雨,高擎月亮的旗帜

  扬起启明星充满渴望的风帆,

  你看,五十了,依然年轻。

2006-12-15

  不是爱

  不是爱,我知道,但是在风里

  飘着平静音乐的信息

  直至傍晚时蜂巢的粗声粗气

  都使自己的乐器变得甜蜜。

  不是爱,我知道,但是呼吸

  带着薄荷的清新

  用一片绿色覆盖了大地

  平和了沮丧和焦虑。

  不是爱,我知道,但是生命

  没有那么多荒唐的震荡

  却有更多的天真和疯狂。

  尽管知道时间在将我们摧毁

  而且没有承诺和安慰我的上帝,

  今天我对死神并不恐惧。

  2007-1-22

  在两个大海之间

  (或两情之间)

  挣扎在两个海洋的波涛中

  迟疑令我身心凋零。

  左舷狂风,右舷笨重

  我的爱在何处抛锚落定。

  高贵的猎犬或野蛮的畜生,

  马驹出汗时的镇静,

  或像猫的利爪,赤裸裸

  自负地潜伏在树丛。

  当我寻求稳定,向东进;

  当我放纵激情,向西行;

  混乱的船头摇摆不定。

  怀着航海者禁欲主义的激情

  血溅船帆,我又从船桥

  冲向暴雨狂风。

  2005-7月

  致命吻之歌

  手拿一朵玫瑰

  我看着流淌的小溪。

  跋涉生命之路

  谁能不回首过去。

  欣赏紫色花萼,

  握紧芒刺,致命。

  然后流着鲜血,

  将她抛向丰沛的同情。

  在岸上漂浮一瞬;

  她迟疑着,落入清爽的水晶……

  好心的溪水流过

  女俘大吃一惊。

  她去了,在岩石间,不可战胜,

  我完美的恨化作了星星:

  就这样,生命攫取了致命之吻

  从我的心灵。

  2005年夏

  两种伤病

  世界啊,你有两种伤病:

  一个是怨恨,一个是放纵。

  我有两个方法医治:

  一个是真理,一个是爱情。

  两种伤病使你流血:

  一个是空虚,一个是恐慌。

  我献给你两个良方:

  一个叫自由,一个叫原谅。

  2004年9月

  作者简介

  赵振江,翻译家,北京大学西班牙语语言文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曾任欧美同学会拉美分会副会长。著作有《西班牙语诗歌导论》、《拉丁美洲文学史》(合著)、《山岩上的肖像:聂鲁达的爱情·诗·革命》(合著);译著有阿根廷史诗《马丁·菲耶罗》、《拉丁美洲诗选》、《西班牙黄金世纪诗选》、《西班牙当代女性诗选》、《安东尼奥·马查多诗选》和鲁文·达里奥、米斯特拉尔、聂鲁达、帕斯、希梅内斯、加西亚·洛尔卡等人的诗选以及《火石与宝石》、《金鸡》等小说。赵振江还与西班牙格拉纳达大学合作,翻译校订了西班牙文版《红楼梦》,促进了各国文化交流互鉴。鉴于他卓越的学术成就,智利-中国文化协会曾于1995年授予他鲁文·达里奥勋章,西班牙国王于1998年授予他伊莎贝尔女王勋章,阿根廷总统于1999年授予他五月骑士勋章;智利总统于2004年授予他聂鲁达百年诞辰勋章。他还被评为全国模范教师(2004)、获过中坤国际诗歌翻译奖(2009)和鲁迅文学翻译奖(2014)、西班牙“智者阿方索十世十字勋章”(2015)。2017年2月21日,赵振江教授还获得了华语诗歌春晚学术委员会评选的“百年新诗翻译终身成就奖”等。

  感谢赵老师授权海螺发表。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本期编辑 蓝 银

编辑:王彬 [我要说说] [打印] [推荐]

<<<<点击进入论坛发表您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