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我爷爷奶奶、姥姥姥爷他们那一辈儿就过来开垦边疆。他们来的时候是一片荒漠,要住地窝子,他们挖渠道、建房屋,在‘戈壁滩上盖花园’。直到今天,我们的城市已经建设成独具特色的‘沙漠绿洲’,这是一种延续,也是我们兵团人的使命和职责。”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欧美同学会会员、石河子大学文学艺术学院音乐与舞蹈系副教授宋夕险是个“兵团三代”。她留学归国后扎根边疆,多次支教,而她最常挂在嘴边的就是:“自己的力量太渺小了,我还有好多想做的事……”

  留学东南亚

  1989年,宋夕险出生于新疆奎屯,她的爷爷是最早一批开垦新疆的军人,后来为响应国家教育建设的需要,转业任职于奎屯农学院(石河子农学院的前身)。1996年,石河子农学院与其他三所学校合并,共同组建了石河子大学。

  宋夕险从小听着爷爷讲述屯垦戍边的故事长大,这在她幼小的心灵里埋下了种子,让她对这片土地有了强烈的归属感。

  在新疆完成高中学业后,2008年9月,18岁的宋夕险前往马来西亚留学,学习音乐理论。

  2008年正是全世界关注北京奥运会的时候。“我刚到国外,出去买电脑时,电子城的屏幕上全是转播奥运会的画面,昨天还在家里看奥运会直播,飞到一万多公里的国外还能接着看,身边的华人谈论的也都是奥运会,瞬间缓解了我刚到陌生环境的焦虑。”宋夕险回忆说,那时候在外面乘公交、吃饭的时候,很多华人会热情主动地来打招呼,大家聊奥运,聊中国的飞速发展。

  在和老师同学熟悉之后,宋夕险还会邀请他们一起到当地的饭馆吃新疆美食,向他们介绍家乡的文化。让她印象深刻的是,每到中国的传统节日,尤其是春节前后,整个城市到处都是中国的元素,大家都沉浸在欢天喜地的过节气氛中,能感受到他们对中国传统文化非常重视。

  对于学习音乐表演专业的宋夕险来说,留学生活不是在排练,就是在演出。中马建交35周年前期,她发起创建了“丰翎组合”,排练了4人四声部合唱,在庆祝中马建交35周年晚会上,登台表演了《茉莉花》等中国经典曲目。“我们尽自己最大的努力,终于有机会把中国元素、中国的文化符号展现在世界的舞台上,得到各国友人的认可,觉得非常骄傲自豪。”宋夕险激动地说。

  支教初体验

  “我出国学习是为了学好知识,更好地回国建设家乡。”2015年年底,宋夕险从马来西亚留学回国后来到家乡石河子,像她爷爷和父亲那样,成为了石河子大学的一名教师。

  2016年11月,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启动南疆团场学前双语教育干部支教工作。得知这个消息后,宋夕险的父亲宋健毫不犹豫地报了名,成为首批支教干部队伍里年龄最大的支教老师,宋夕险也报名参加了南疆支教工作,成为支教干部队伍里年龄最小的支教老师,他们如愿踏上了图木舒克这片热土。

宋夕险在五十一团三小15连分校的一次音乐课上。

  宋夕险的支教任务是在五十一团双语幼儿园担任汉语教学工作。“第一次进教室我很紧张,怕孩子们不喜欢我,但是她们很热情,大声地说‘老师好’,都围着我说话,我一下子放松下来了。”宋夕险回忆起当时的情景,满脸幸福。

  汉语教学对她而言并不是难事,作为一名大学音乐老师,宋夕险总想用自己的一技之长为孩子们做点什么。她尝试用音乐教学生学习国家通用语言文字的方式深受孩子们喜爱,于是每周轮番给全园20个班级都上一节音乐课。

  “我发现很多孩子都是天生一副好嗓子,也有跳舞的天赋。”宋夕险便开始针对性地指导孩子们唱歌跳舞,帮助他们对于音乐有了越来越多的认知。她还为幼儿园的女老师们编排了红色革命题材的经典芭蕾舞蹈《红色娘子军》中的节选《军民团结一家亲》,她一边手把手教舞蹈,一边讲述红军时期的革命历史故事。随着舞蹈的演出被更多人所熟知,也带动了革命历史题材舞蹈在民族地区的普及发展。

  宋夕险支教幼儿园所在的社区,少数民族群众有90%以上,大家的普通话都说得不是很好。收到社区的邀请后,她便答应了到社区教汉语普通话。

  “那时候每天要在幼儿园等到最后一个孩子被家长接走,大概晚上8点以后赶紧跑去社区的教室。我们从拼音开始教,300多人的班级里有很多是50岁到70多岁的中老年人,他们学习难度大,教了半年多终于小有起色。”宋夕险就这样一个字、一个词地慢慢教,再结合唱歌让大家的普通话越来越流利顺畅。

  “有一次社区停电,晚上教室漆黑一片,扩音器也无法使用。我以为不会有多少学员到来,但是推开教室大门的时候,看到所有学员整整齐齐地坐在教室里自习。因为无法上课,大家就合唱歌曲《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这间大教室里,一双双眼睛清澈无比,歌声此起彼伏,虽身处黑暗,但仍感觉振奋。”这一幕成为宋夕险心底最珍贵的回忆,也成了她创作音乐的灵感源泉。

  “支教的日子里,我看到每一位支教老师的工作量非常大,很辛苦。见证了同事们的酸甜苦辣,感受到了支教老师和孩子们之间纯真的情谊,我想用音乐的方式把它们记录下来,用歌声和旋律来表达我的感情。”她把支教情谱成《情献叶尔羌》,被支教老师们广为传唱,成了“支教之歌”。

  支教结束之际,一面面锦旗送到了宋夕险的手里,兵团授予她“三仗一战”反恐维稳先进个人荣誉称号。她的事迹传播在叶尔羌河畔,印在了孩子们的童年里,留在了她的心中,也为大学生们树立了前行的榜样。

  带队“三下乡”

  “在边疆基层的支教经历是人生中的宝贵经验,想延续下去。”2018年,宋夕险完成支教工作回到石河子大学,刚好赶上学校暑期“三下乡”的大学生社会实践活动,她就计划组一支队伍去南疆。

  “起初很多音乐系学生是不知道‘三下乡’的,我希望他们能有这样一个机会去基层体验、学习,丰富自己的人生经历。”她给学生们讲述自己第一次支教的故事,分享视频、照片,鼓励同学们积极尝试。

  完成组队并进行初步分工后,十几人的小队就坐上绿皮火车出发了。

  “7、8月的暑期是新疆最热的时候,我们这边没有动车组列车,乘坐的普通火车上没有空调,只有时好时坏的风扇,40多度的高温,学生只能扇扇子勉强有点风。”然而这还不是最艰难的,让她没想到的是,一出发就遇到了山洪,火车只能走走停停,刚开始学生们还拿出手中的乐器在车厢里为大家表演,带动气氛,时间一长,也热得没力气了。

  原本22个小时的行程延长到30多个小时后终于到达了目的地。

  “当地没有住宿的地方,我们住在社区办公楼的会议室、图书室,没有床,大家都是把桌子、椅子拼在一起睡,卫生间也经常停水停电,每天都热得睡不着。”让宋夕险欣慰的是,在这样艰苦的环境下,没有一位同学退缩、抱怨,大家都坚持了下来。

  在有限的条件下,宋夕险带领同学们开展了多次文艺演出,带着同学们去自己曾经支教过的学校参观,到古丝绸之路中道上的唐王城遗址(即唐代尉头州城遗址),触摸2200年前的历史城墙,结束后,一位学生写了15000多字的总结记录……想起这些,宋夕险的内心温暖而欣喜。

  挖掘民族文化遗产

  挖掘维吾尔族非物质文化遗产刀郎木卡姆,是宋夕险做的另一件重要事情。

  刀郎木卡姆是一种集歌、舞、乐于一体的大型综合艺术形式,多分布在叶尔羌河至塔里木河流域为中心的刀郎地区,作为一种民俗已列入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

  刀郎木卡姆的传承者如今都是年长的老人,他们中大多数人很久都不从事演奏工作了,年轻人也不愿意接手,这样一部大型综合史诗正面临着失传的危险。

  从学生口中得知,他的一位亲戚就是刀郎木卡姆传承人后,宋夕险激动不已,“没想到非遗传承人就在身边!”因为刀郎木卡姆都是以组合的形式表演的,有了第一位,她就开始奔波在持续寻找更多传承人的路上。

宋夕险和刀郎木卡姆传承人在一起。

  很多老人不用手机,宋夕险只能一路走、一路问。有一次在一位传承者家中顶着烈日等了一天。就在想要放弃时,一位70多岁的老人颤颤巍巍地走向宋夕险,紧紧地握着她的手,告诉她,他最近生病了,但是听说她这么热爱木卡姆,他无论如何也要来跟她见一面。

  费尽心思,宋夕险将七位木卡姆传人全部找齐,聚集到一起演奏了九场木卡姆,使得尘封多年的传奇再现。

  “这项非物质文化遗产不仅属于维吾尔族,更是多元一体的整个中华文化的宝贵财富。”宋夕险说。

  多年来,宋夕险发挥音乐专长,为幼儿园孩子创作儿歌《你好,你好》,把西游记改编成小朋友表演的情景剧,把对图木舒克的爱写进《图木舒克之春》,也把自己和父亲的支教生活写成情景剧《老宋和小宋》……

  “我想把新疆的历史、故事变成歌曲,让更多的人可以通过音乐的方式来了解新疆。”宋夕险用音符讲述着家乡的一草一木,她为阿勒泰最偏远的县城创作了歌曲《遇见青河》;她用《大漠琼浆》讲述新疆阿瓦提县的西域古今……她对家乡的热爱使她立志要讲好兵团故事、讲好新疆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