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欧美同学会首届数字经济与人工智能大会系列论坛进入尾声,三场活动在成都举行,包括“千人计划”专家成都座谈会和两场分论坛。

成都有哪些产业机遇?产业升级有哪些新招?下一个前沿在哪儿?AI如何破解传统行业困局?这些备受关注的城市经济发展命题,在此有了深入的探讨。欧美同学会500多位杰出海归代表,全球数字经济与人工智能领域的权威专家以及产业界人士齐聚一堂,在成都带来“头脑风暴”。“海归小镇”、人工智能、国产芯片是昨日备受关注的三大话题。

▲2017年创交会上,观众正体验VR技术图据蓉城政事

谈产业升级>>>

欧美同学会秘书长王丕君:

竞争“海归小镇”,成都正在生物医药和人工智能领域加紧谋划

记者从昨日的“千人计划”专家成都座谈会上获悉,欧美同学会正在筹建“海归小镇”,5年内,将在全国落地10个“海归小镇”,集聚海归人才,助力地方经济转型提质、产业优化升级。

“‘海归小镇’是集聚海归人才、技术、项目、资本等综合经济要素的新型城镇。”欧美同学会秘书长王丕君告诉记者,“海归小镇”立足于服从中央对地方经济转型升级的要求,“转型升级、经济由高速增长向高质量增长最主要的是,要依靠创新驱动,而创新驱动的主要载体是新经济、新科技、新商业、新文化。留学人员由于自身具有的得天独厚的优势,正好是创新驱动和转型升级中可依靠的人才资源。”

“海归小镇”是否有望在成都落地?需要做哪些准备?

“有一些刚性要求。”王丕君介绍,在产业定位上,“海归小镇”需与当地主导产业对接,是在现有优势产业基础上的高端人才、技术、项目、投资与商业模式的对接,“这样有利于现有土地、产业、资本等资源的充分利用。”他说,“希望每一个小镇从选址、规划、启动、运营都具有前瞻性眼光和坚持可持续性的原则,要把凝聚一批一批的留学人才作为小镇的一个目标”

王丕君介绍,目前全国有数十个城市在竞争这10个“海归小镇”。成都正在生物医药和人工智能领域加紧谋划。

“现在仅提出这两个领域的就有10个城市左右。”王丕君说,生物医药领域中,成都产业链完整,比如具有相对充分的高校人才资源。另一方面,生物医药需要医院作为临床基地,成都有华西医院。“但最终花落谁家也要由海归专家团队综合评估。”

王丕君介绍,人工智能方面,成都的优势主要是信息化基础设施,在全国排位靠前,“在整个信息化的全链条上,成都已经有很多企业在布点。现在的问题是,怎样整合起来,要有很清晰的规划。”王丕君说,成都需要考虑把“线和点”用好。

谈经济趋势>>>

摩根大通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朱海斌:

人工智能是新经济发展的助推器有巨大投资机会

在智慧金融产业论坛上,摩根大通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朱海斌解读了未来经济增长点。

“未来10年、20年甚至30年,中国长期可持续的增长可能来自哪里?”在朱海斌看来,主要增长点之一就是与中国制造2025相对应的产能升级,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带来的“三去”,共同的特征是在经济里做减法,“只做减法没有加法的话,宏观经济趋势会越来越弱。”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怎样做经济加法?朱海斌说,宏观经济结构转型一直在持续,从以前的由投资转为消费,从制造业到服务业升级一直在持续。另外就是怎样通过技术升级,包括数字经济、人工智能这种新一代技术来提高经济资源配置效应,形成新的经济增长点。

怎样通过新经济发展给经济增长加一个新的助推器?朱海斌表示,人工智能AI是整个行业突破性根本性的变革,包括医疗健康、智慧金融、智能制造等应用场景,“到目前为止,在AI技术从全球来看,投入增长非常高速。中国在AI领域已经引领全球,无论技术还是应用。摩根大通的统计,2017年中国企业AI的投资仅次于美国,为全球第二。AI的专利技术已经超过了美国,达到美国的6倍。”

AI为什么在中国发展这么快?朱海斌分析,一方面,是因为中国巨大的用户群,中国有7亿多网民,相关APP一进入中国市场,发展的速度或者用户的数量,商业化的机会远远超出其他的国家。另一方面,政策支持和人才因素也是中国AI快速发展的原因,“中国在未来各个行业,数字经济、人工智能不仅有巨大的投资机会,也是经济中高速增长最主要的源泉。”

谈国产芯片>>>

深鉴科技CEO姚颂:

国产芯片应该如何发展?注重兼容性和生态

在智能制造产业论坛上,有“30岁以下创业新贵”称号的姚颂带来对国产芯片的思考。姚颂今年26岁,是深鉴科技创始人、CEO。这家成立于2016年3月的AI芯片公司目前已完成从天使轮到A+轮的3轮共约1亿美金融资,估值超10亿美金。

“追赶了十多二十年的CPU,还没有追上,这是什么问题?”在姚颂看来,这是传统产业上“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问题。在他看来,有市场的CPU,不仅仅是有多强,“咱们为什么现在用英特尔的CPU?因为英特尔砸了非常多的钱在两件事情上,一是兼容性,二是软件的生态。国内很多的芯片遇到的问题是,发现芯片落后,但没有发现芯片本质竞争力的差距不完全在芯片本身,更多的是上层的软件和生态问题。”

在姚颂看来,国产人工智能芯片还处在“春秋战国”时期,“没有人会开发上面的应用和操作系统。生态问题上,单独做一颗芯片是没用的。”姚颂说,要做人工智能芯片,不要把算法和软件、应用分开考虑,需要共同设计,共同考虑。

“咱们能做的是找好在国内更有优势的地方。”姚颂说,国内最强的首先是应用,欧美是相对保守的环境,不太愿意尝试新技术和应用,国内有很多应用。第二,欧美也有起步很晚的地方,比如人工智能芯片之所以在这个节点、在国内能够得到比较大的关注,是因为在中国和美国是同时来做这个事情,两者之间没有什么明显的差距,“包括未来的5G芯片,包括非常多的新的应用,这是咱们可以去追赶的地方。整个半导体的产业链在全球都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