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日报北京1月8日电(记者谢宏)“如今,人工智能这个新浪潮席卷全球,同时也冲击到了整个医学界。但事实上,发展智慧医疗,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医学科学院阜外医院院长胡盛寿在第十一届健康中国论坛的大格局论坛上说。

1月8日,由人民日报社指导,人民网、健康时报联合主办的第十一届健康中国论坛(2018年度)在北京举行。原国务委员、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陈至立,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副主任王贺胜,人民日报社副总编辑卢新宁等领导,以及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医学科学院阜外医院院长胡盛寿,中国科学院院士、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心内科主任葛均波,北京大学医学部党委书记刘玉村等专家学者出席本届论坛。

“人工智能在医疗领域取得了诸多进展,但雷声大雨点小。”胡盛寿院士介绍,科大讯飞智医助理参加2017国家执业医师资格考试笔试,成绩排在全国前5%;天坛医院举办神经影像人机大战,AI胜出;在研究界,《细胞》杂志发表了大量的有关智慧医疗的研究成果,推动了整个智慧医疗在医学界发展的热度;美国FDA已经审批通过12个泛AI类医疗产品进入临床应用,传统互联网巨头和众多初创公司也纷纷扎堆智慧医疗。

尽管医疗人工智能的热度持续高涨,但人工智能产业雷声大雨点小,落地变现困难,人工智能在医疗领域的落地尤其困难,我们国家目前尚无一款智能医疗产品正式提交审批。

“社会各界对人工智能的期望值过高,实际上人工智能只是一种赋能技术,而不是独立产业;人类生命数据的复杂性很高,人命关天;人工智能的开发需要医学专家的主导和深度参与。”胡盛寿院士说。

从研发的角度来讲,数据是核心,对数据的筛选和标注是研发智慧医疗产品的基础。但是根据全国的调查来看,中国医疗机构数据的结构化和电子化没有统一标准,数据真实性和有效性有待商榷。

“如果是用不真实数据研发出来的产品,不仅会贻笑大方,更可能会谋财害命。”胡盛寿院士表示,人体生命数据差异太大,变量极多,充满不确定因素,这是医学数据本身的特殊性,而人工智能本身是通过大量的逻辑运算来提出来相关性的,有一点点小小的变化都有极大的变化,容易产生误导。

此外,智慧医疗产业链条上各方缺乏有效沟通,研发人员不熟悉临床场景,医生缺乏对新技术的理解,面对新的产品类型,监管部门无法迅速制定评价标准等,也是阻碍智慧医疗发展的绊脚石。

“大医院人满为患,基层医院床位闲置,传统全科医师培养周期长、效率低、留不住人,基于健康大数据的智能医生智能诊断系统。”胡盛寿院士认为,发展智慧医疗,我们有巨大的需求“动力”,以此作为改变我国医疗资源配置不合理的突破点。

可喜的是,中国在发展智慧医疗方面有三大优势:全球领先的互联网产业发展(微信、淘宝等);14亿人口庞大的数据资源和市场需求;我国将人工智能上升到国家战略高度,有来自政府层面的大力支持——“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健康医疗大数据平台”“互联网+健康医疗”战略等。

但是发展智慧医疗,我们还有很多问题要解决,比如“数据、算法、硬件、人才、机制和监管”等,我们必须扎扎实实地把这些核心问题解决,才能离真正的智慧医疗越来越近。

本届论坛设立大格局、大融合两个主论坛,慢病防控、皮肤健康、肿瘤防治、互联健康、中医诊所、生长发育、医院品牌、结直肠癌患者指南发布会等10个主题单元。53位讲者围绕健康中国战略和医药健康产业发展分享了精彩的观点。

秉持媒体立场、社会责任、健康促进的宗旨,本届健康中国论坛发布“慈铭杯·第十一届健康中国(2018)年度十大新闻”“年度十大人物”“十大医药人物”“十大互联健康平台”“十大创新药物”“十大医疗器械”“十大养老项目”等权威公益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