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创新名城建设,活跃着一股“她力量”——

今天是向母亲致敬的节日,南京活跃着一批女性科技创业者。她们是走在研究前沿的攻关者,是市场商海搏杀的勇士,也是充满柔情的母亲。她们坚韧执著、敢于冒险,是女性中那闪亮的一群,向着星辰大海,她们成为南京创新名城建设重要的“她力量”。

方南:海归女博士进军“单细胞测序”

“南京的包容性比较强,而所有创新性较强的城市都是有包容性的。许多人觉得女性创业容易情绪化处理事务,我认为这是因人而异。专注于自己正在做的事情,把产品做好,一切都会水到渠成。”——方南

扬子晚报网5月12日讯 (记者 薛玲)过去的十余年,方南一直待在海外的实验室和科技公司,与该领域的前沿技术打交道。当国内生物科技的发展势头渐猛,瞅准时机的方南立即选择转身,回国创业,为这项技术的成果转化按下加速键。

海归女博士的“野心

美国爱荷华大学免疫学博士出身,并在全球顶尖的生物科技公司德国凯杰从事十余年的研发工作……方南身上诸多光环并存。长期的科研经历并没让方南成为一个闷头搞实验的学者,谋求科研突破的同时,她还有更大的“野心”:推动成果转化,造福更多人。方南所专注的海量单细胞测序,通过发现个体内单个细胞基因表达的差异,对疾病的预测分析更加精准和深入,是基因测序的“升级版”。用她自己的话说,前者好比把鸡蛋、鸭蛋、鹌鹑蛋等打散了混在一起检测,取平均值,后者则把它们分类检测,知道都有哪些“蛋”,有多少。这个过程有点像老式电视到高清4K电视的进化,分辨率更高,可以清晰“看见”未曾发现的规律。

如此先进的技术,在国际上也属前沿。相关的第一篇学术论文于2015年发表,最早的商业化产品到了2017年才出现。而国内第一家研究该技术的公司,正是方南在江北新区创立的“新格元”。新格元的诞生,来源于方南的事业转移。供职某公司时,方南苦恼于部门职责划分严格,决策流程冗长,许多有前景的发展方向不了了之,这对于技术创新是巨大桎梏。方南把目光投向了国内,她发现,国内在生物科技领域前景广阔。回国工作一年后,方南和合伙人决定脱离公司体制束缚,出来单干。“喜欢尝试新东西”的方南,开始接触科研和管理之外的新鲜事物。

方南:海归女博士进军“单细胞测序”

不畏艰难勇敢创业

创业起步,艰难困苦,玉汝于成。为了见第一个投资人,她拿着花了三个星期写好的商业计划书,只身一人踏上北上的绿皮夜车。早上七点的北京南站厕所成了她的洗漱间。随后的一个月里,她密集地和几十个投资人碰面。“那段时间没怎么在床上睡过,几乎天天坐夜车。”新格元成立时急缺人手,怎奈公司名气小,发在招聘网站上的公告好长一段时间都石沉大海,总算等来一位来自台湾的应聘者,方南和合伙人如获至宝,向他极力描述公司的未来前景。“可以说很多人都是被我们‘坑蒙拐骗’来的。”方南笑着说。

可就是这样一家不知名的小公司,在一个月的时间里就和投资方确定了几千万的融资意向,推出第一代新格元SCOPE海量单细胞RNA测序产品,新产品效果更好,成本更低。公司还和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上海肺科医院、江苏省肿瘤医院、安徽医科大学等单位建立合作,手握第六届中国创新创业大赛江苏赛区优秀企业、第七届中国创新创业大赛优秀企业等奖项。这样的成绩,也离不开江北新区的大力支持。“园区提供的场地为我们的实验解决燃眉之急,也让应聘者对我们公司有了不错的第一印象。”

是创业者更是母亲

如今的方南既是研究者,又是创业者、企业家。事业闪光的背后,是与爱人和孩子两地分居。她有一儿一女,当时在德国,休完产假就马不停蹄地投入工作。当地幼儿园下午放学早,两个孩子是公司办公室的常客,德国人更倾向于全职妈妈,方南本人于是成了德国人口中的“乌鸦妈妈”。

回国创业后,一对儿女在德国上学,平时大多通过手机屏幕看看妈妈。“我觉得生命的不同过程各有重点,他们小时候最需要妈妈陪伴,所以我当时休了整整三年产假,如今大了就好多了。”话虽如此,在孩子今年生日时,方南还是细心地准备了礼物,抽身飞回德国与家人小聚。那一刻,她觉得自己是天下最幸福的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