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地时间9月14日15时20分左右,日本自民党总裁选举结果公布。

内阁官方长官菅义伟(71岁)以 377票的显著优势获胜。另外,自民党政务调查会长岸田文雄(63岁)总共获得89票,前自民党干事长石破茂(63岁)总共获得 68票。目前日本自民党占有国会多数议席,菅义伟作为新任自民党总裁,将接任安倍晋三成为日本首相。根据法律程序,日本政府16号将召开临时国会,正式任命新首相。

新首相的登顶过程,戏剧性而强势。8月28日前首相安倍晋三突然宣布因为痼疾溃疡性肠炎复发,将辞去首相职位专注于治疗,自民党政调会长岸田文雄、前干事长石破茂等人表态参选(石破茂在8月31日还以34%的绝对优势领先民调,菅义伟为14%)。

从左到右依次为石破茂、菅义伟、岸田文雄

谁能想到,短短几天时间,日本政治风向出现180度大转弯:9月1日,日本执政的自民党内主要9个会派,已经有6个倒向菅义伟。9月2日,菅义伟正式宣布出马角逐自民党总裁选战。此时,自民党所属394名国会议员中,已经有264人支持菅义伟,占比议员总数的67%。而地方党组织的141张选票中,只要有10张支持菅义伟,那么,自民党总裁选举的全部535张选票中,菅义伟就已经获得了半数以上的支持,第一轮选举就可以轻松定局。

离选举还有十几天,“新首相”已经众望所归,毫无悬念。今日,龙头大位到手,那么问题来了,菅义伟是谁?

“令和大叔”菅义伟是谁?

有网友说,是把福岛核泄漏搞砸的那个首相吗?

不好意思,那是菅直人,不是菅义伟,俩人不是一家人。

菅义伟此前一直担任安倍内阁的官房长官,“官房长官”是个什么官?是内阁的大管家,在安倍内阁中的地位,仅次于副总理麻生太郎,排名第三。

菅义伟是安倍首相最得力的助手。安倍是日本历史上累计在任和连续在位时间最长的首相,而菅义伟当了7年零8个月的大管家,与安倍二度就任总理天数相同,成为了日本宪政史上任期最长的内阁官房长官。

过往国外媒体对于菅义伟的最大印象,不外乎是来自2019年日本明仁上皇退位,改元号“令和”时,当时手持“令和”的书法字样的菅义伟,往后他也被日本人与其他外国媒体称做“令和大叔”。但许多人不知道,菅义伟的政治生涯,经历一个人从零到有的辛苦努力。

图片说明:因为宣布“令和”年号,菅义伟也被称为“令和大叔”

草莓协会会长的儿子

菅义伟什么背景?

安倍的外公岸信介是首相,小外公佐藤荣作也是首相,父亲安倍晋太郎是外务大臣。而菅义伟的父亲,当过的最大的官,是当地草莓协会会长。

1948年12月6日,一个寒冷的冬天,菅义伟出生在日本东北秋田县雄胜郡秋之宫村。出生那天,家门口已经积起了2米多厚的雪。父亲为他取了一个名,叫“义伟”,希望儿子成为“讲究仁义,能创伟业”的人。

菅义伟的父亲没名气,既没有当过国会议员,也没有当过公务员,更没有当过企业家,而是一名老老实实的山村农民。只不过,年轻时被征往中国东北,作为满洲铁路的小职员,在吉林省通化市迎来了日本投降。随后被遣返回国,在这一座只有一百多户人家的小山村里,耕种祖传下来的二亩地,试种草莓。

一直到2010年,93岁高龄去世,一直没有离开过一座小山村。菅义伟从小很勤奋刻苦,中学时期的菅义伟还是运动健将,擅长棒球与田径。上初中时,从家里出发到学校,单程要走1个小时的山路。读高中时,从家里到学校,要走2个小时的山路。

图片说明:菅义伟的故乡日本东北秋田县雄胜郡秋之宫村

我要去东京!

菅义伟出生时,已经有两个姐姐,都出生在中国的沈阳。但是作为家中长子,按照日本农村的习惯,有义务继承家业。因此,在高中毕业时,父亲要求他报考农业大学。但是,菅义伟不愿意,他与几位同学一起,走了一天山路,走到汤泽车站,在那里坐上了夜行火车,目的地:东京!

后来,菅义伟在接受一家杂志采访时,回忆起离家出走的往事,说了一句话:“那时什么都不怕,就觉得,到了东京,就有希望。”那一年,是1966年,日本已经进入经济高速发展期,东京到处缺人手。

18岁少年菅义伟和小伙伴们坐了2天2夜的火车,走出东京上野车站时,就遇到了招工单位,管吃管住,菅义伟二话没说,拎了包裹就跟了过去。那是位于东京都板桥区的一家纸板箱制作工厂,按照现在的概念,菅义伟就成了一名“农民工”。白天工作,晚上复习,菅义伟的心中始终有一个梦:我要上大学!

配线工变成了国会议员秘书

两年后,菅义伟考上了法政大学面向社会人士的第二部法学部政治学科。

当杂志记者问及“您为何不考其他学校?”菅义伟回答说,因为法政大学第二部是私立大学中学费最为便宜的一个学部,我积存了两年的钱,刚好付学费,加上大多数是晚上和节假日上课,所以,白天不影响做纸板箱。

1973年,菅义伟大学毕业,进入了一家刚成立2年的电气设备公司工作,成为了一名配线工。改变菅义伟人生的,是在1975年。

那一年,菅义伟接到了法政大学就职课的一个电话,说老校友、日本第57代众议院议长中村梅吉要为同僚议员小此木彦三郎找一位秘书,问他愿不愿意面试?菅义伟一听,立即答应。小此木见了菅义伟,觉得这位年轻人本分老实,就录用了他。就这么一个契机,菅义伟从一位配线工,变成了国会议员秘书。

这一当就当了11年。1983年,小此木出任中曾根内阁的通商产业大臣,菅义伟也水涨船高,成了大臣秘书官。

菅义伟的聪慧与勤奋,在当时的永田町(国会所在地)是出了名的。只要跟随小此木参加应酬,菅义伟从来不喝酒,而且总是以最快的速度吃点东西,吃完就退居一旁,时刻注意小此木的一举一动。

所以直到今天,菅义伟最爱吃的东西,是乌冬面和荞麦面,用菅义伟自己的说法,就是“5分钟可以解决问题”。

小此木认为菅义伟聪明能干,绝对是一颗好苗子,一直当秘书太委屈,于是将菅义伟的户口从老家秋田县迁到自己的神奈川县横滨市选区。1987年,菅义伟不负小此木的期望,参加横滨市议会议员选举后顺利当选。

小此木长期兼任自民党神奈川县委员会会长,在当地拥有极大的政治影响力。菅义伟当选市议员后,事实上也就成了小此木的代言人,即使在小此木突然去世后(1991年),当时的横滨市长叫“高秀秀信”,凡是重大的人事安排,依然事先与菅义伟商量,因此,菅义伟当时有“横滨市影子市长”之称。

1996年,菅义伟辞去横滨市议会议员职务,竞选众议院议员,以其耕耘政界多年的浓厚基础,一举当选。

2005年,在小泉内阁时,菅义伟成为总务大臣竹中平藏的副手,出任总务副大臣,分管通信与邮政事业。

2007年,在安倍第一次内阁时,被安倍任命担任总务大臣。

2012年,菅义伟出任自民党代理干事长。

同年12年,安倍第二次出任首相,邀请菅义伟出任内阁官房长官,这一当,就一直当到今天,超过2800天,被认为是高悬难破的记录。

安倍路线的继承者

安倍内阁年年改组,安倍从来没有考虑过改掉菅义伟,因为他发现,菅义伟这人特踏实,没有野心。

虽然不乏子弟兵,但在菅义伟在党内不属于任何派系,也没有明显的敌人。安倍能够成为日本宪政史上近150年来连续任期最长的首相,菅义伟这一“贤妻”的角色,是功不可灭。

安倍所属的细田派是党内最大派系,他在重掌政权以来积极栽培岸田文雄,基于派系互惠的伦理,安培原准备在任期后“禅让”给岸田,但安培不久前也松口,公开表示菅义伟也是适当人选之一。菅义伟一直无意登上大位,但这次安倍因健康问题请辞事出突然,他会出马可能也是因为新冠肺炎疫情尚未获得有效控制,再加上明年众议员任期即将届满,基于政策延续性和必须有人带领自民党打赢下一场国会选战以保住政权的考量。

也正因为如此,在安倍宣布辞去首相职务后,自民党内的大佬们一致认为,最能够忠实继承安倍路线,同时又熟悉抗击疫情的人,非菅义伟莫属。

菅义伟毫不讳言自己将成为“安倍路线的继承者”,他坦言“继承安倍总裁过去全力以赴的事项上,然后再更往前面一部迈进。我自己也有全力发挥自己力量到最后的觉悟”。

日本目前正面临新型冠状病毒感染扩大威胁,还有疫情导致的经济疲乏问题。菅义伟将其视为“国难”,并表示在此国难下不允许日本出现政治上的空白,因此决心出来带领日本跨越困难,早日回到安心的生活,他并称这样的决定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值得关注的是,自民党的亲中派二阶俊博所领导的二阶派,这次全力支持菅义伟,或许在未来的对中国政策,菅义伟在执政后会试着采纳二阶派的建议。

但综观目前全球局势,在美中两强对决下,各国也必须选边站。菅义伟也在记者会上重申“日美关系是外交基本主轴”,先前特朗普与安倍电话热线时,菅义伟也随侍在侧,未来也被媒体认为他会延续安倍时期的美日紧密安保关系。

可能的对华政策

自称“安倍路线的继承者”,那么菅义伟的对华政策将如何?

安倍在中美之间,基本上采取安全倚重美国、经贸依赖中国的政策。随着美国对华实施围堵政策,日本也表现出与美国跟进的策略,减少对中国市场的依赖。今年4月间,在新冠疫情造成全球经济震荡的关键时刻,日本政府拨款22亿美元,帮助在华的日本制造商撤出中国或转移至其它国家。中国政府委婉劝告,“我们希望世界各国也能采取相应措施,尽量减少疫情带给世界经济和全球供应链的影响,共同维护全球供应链的稳定”。

7月中旬,日本公布了30家拟定撤离中国的日本企业名单,而其中的15家企业拟定迁往越南,大多数属于医疗设备、手机零件、空调机等生产领域。与此同时,日本政府宣布出资超过5亿美元,助力57家日本企业把生产线从中国撤回到日本本土,其中就包括电器公司夏普和家用品制造商爱丽思欧雅玛株式会社(iris ohyama group),目的是减少对中国市场的过度依赖。

9月中旬菅义伟有望担任首相的消息传开后,他提出希望推动与包括中国和韩国在内的亚洲邻国确立稳固沟通的外交。这让人怀疑他会不会完整继承安倍路线?

日本亚洲通讯社社长徐静波从三位首相竞选人的对外政策辩论中得出三点结论:菅义伟反对“激怒”中国与遏制中国,认为应该与中国保持合作和沟通;对于钓鱼岛问题、历史问题等,通过领导人之间的对话来寻求相互理解和妥善解决,而不是对抗;在疫情平息之后的合适时期,再邀请中国领导人访问日本,菅义伟对于这一访日计划较重视,并期待取得积极成果。

至于政府资助日本企业撤退中国市场,菅义伟也可能采取措施减少政府负担。安倍原来的预算,是支持300家在华日本企业撤回国内。但是,到7月底为止,申请撤回的日本在华企业,已经达到1670家,申请资金总额已经达到约1133亿元人民币,超过了日本政府预算的11倍。那些在中国撑不下去的日本企业,纷纷趁机捞钱回家。

不过,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研究员张伯玉似乎并不乐观。他认为菅义伟大概率会延续安倍时期的美日紧密安保关系,将以日美同盟为基轴构筑与邻国的关系。因此在对华外交上,经济关系领域可能会有所突破,但在高科技领域追随美国加强对中国的牵制,他也不太会手软。

菅义伟擅长国内经济,但不擅长外交。他重视搞活日本地方经济,因此在经济上的对华态度可能比安倍更积极主动,曾不顾日本法务省和警察厅的反对而在对华签证问题上采取缓和规制以吸引中国游客赴日旅游。由此来看,未来在两国经济关系发展上或可期待。但是在有关钓鱼岛等问题上,菅义伟可能会展示强硬立场。

菅义伟在9月初接受采访时强调,“要重新认识依存于特定国家的产业链体制”,并提出经济安全保障的话题。张伯玉认为,这也意味着菅义伟将继承安倍内阁推进的包括产业链重组等问题在内的经济安全保障问题。除产业链重组外,未来日本将在高科技领域追随美国加强对中国的牵制,有选择地与中国合作。凡涉及安全保障基础的技术则不仅不会与中国合作,还将采取严格封锁政策。

由此来看,菅义伟的对华政策并没有形成具体思路。我们所知道的是,他不属于任何派系,也什么都没争,71岁的农民儿子水到渠成,被推上日本首相的宝座。菅义伟的座右铭很励志:“意志があれば道があり”(有志必有路)!但愿他能在中日关系上也能找到适合两国发展的新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