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每周访谈
09
08

赵聪:当“古风”遇到现代,中国民乐如何“火”到海外?

对于中央民族乐团而言,一方面我们要继续在舞台上的传承,推动传统艺术的当代表达,另一方面也希望搭建平台,让海内外听众能从更深的层面去了解国乐,感受东方文化的魅力。

05
08

袁剑:理解与互鉴,中亚与中国文明如何交流?

作为世界的一部分,中国与世界的关系,构成了我们认识自身历史地位与未来角色的组成部分。作为一个世界大国,中国广阔边疆所交接的周边地带,以及这一周边地带上的诸多国家与地区,则很大程度影响了我们理解周边与域外,尤其是全球治理中的边缘地带的重要思想史基础。

04
08

詹启敏:人工智能是否会代替医生 ?

改革开放四十多年来,我国的医疗卫生事业飞速发展。从过去的看病“老三样”——听诊器、血压计、体温表,到如今的“B超、CT、核磁共振”;从过去背着药箱走街串巷的“赤脚医生”,到现在互联网医生的远程问诊;从条件简陋的乡村卫生所到当今的现代化医院,医疗条件、医疗水平都发生了巨大变化。

27
07

朱民:如何探索碳价格?

但是有很多研究表明碳税是基础,因为要设定强烈的价格机制,税是第一步,而且制定碳税越早越好,因为碳税提供了明确的市场激励机制,使得大家有积极性来降碳、排碳,来科学创新。要发挥市场和市场价值在资源配置中的主导作用,首先就要发挥市场对碳价格形成的“逼近的作用”,就是逐渐地迭代接近正式价格。由于碳定价的复杂性、多重性,需要构建完善的包括碳税、碳排放交易市场、碳金融衍生品市场和碳抵消市场的碳价格形成的多维度的综合市场体制。

13
07

赵忠尧:“大师们的老师”

赵忠尧(1902.6.27—1998.5.28),浙江诸暨人,著名核物理学家,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院士),我国近代物理学的先驱。1925年毕业于东南大学,1927年赴美留学,1930年获美国加州理工学院博士学位。回国后先后在清华大学、云南大学、西南联合大学、中央大学任教。1946年赴美参观原子弹试爆试验,并留美购置核物理实验设备和其他科研器材。1950年回国,在中国科学院刚创建的近代物理所工作,主持建立我国第一个核物理实验室。1958年起兼任中国科学技术大学近代物理系主任,主持创办国内第一个近代物理系。1973年后任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副所长。1995年获得“何梁何利基金科学与技术进步奖”。

11
07

杨宝峰院士:用现代科学技术助力中医药发展

中国工程院院士杨宝峰表示,很多中医药效果很好,甚至沿用千年,但要实现中医药现代化,走出国门让世界认可,还需注重运用现代科技手段来证实、证明和解释。

28
06

樊纲:“大前海”如何建设高端智库集聚区

发展中国特色新型智库、建设粤港澳研究基地是“大前海”战略定位和区位优势决定的。

27
06

“六院院士”孙大文:学贯东西,经世致用

自2010年当选爱尔兰皇家科学院院士以来,孙大文先后获得欧洲人文和自然科学院、国际食品科学院、国际农业与生物系统工程科学院、波兰科学院和国际制冷科学院等6个科学院的院士头衔,成为欧洲历史上唯一的华侨华人“六院院士”。

1  2  3  4  5  6  7  8  9  10